kn+ts+vk=凝夏!☆

这里凝夏!
改下进度一周尽量两—三更√
一月内保证在九更左右√
祝食用愉快√
是个学美术的写手√
主混es是个咸鱼旷工...
沉迷泉真√沉迷病名为爱√
高三升学狗。

【泉真】病名为爱(五)

(老规矩!避雷!)

我凝汉三又回来了!

迟来的更文我给大家致歉!
今天大概只有一章了...
果咩!


再次被星曜的泉满破线刺激到......
然而我差130+就能满破泉哥了...
哎...

话不多说,祝食用愉快♪~

No,6
        我坐在行驶在高速路上的‘专车’中,看着窗外的景色任意飞逝;而这里的街道也变得越来越陌生,同时也让我越来越焦虑不安。
        皱皱眉头,我将看向窗外的视线转移,而手却不由自主的,摸着口袋里那张,对我来说异常‘珍贵’的照片;我的嘴角微微弯起,内心就像是得到了世界上,最‘珍贵’的宝藏一般。
        “濑名先生,我们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在我发愣的时间里,专车悄无声息的行驶到了我这次‘旅行’的终点站,我收起杂乱的心绪,默然的走出车厢,抬头看着这个我今后的‘住所’。
        它藏匿在森林之中...‘应该是个很好的修养之地...’我这么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濑名先生请跟我来,我带您到您的房间。”这里的‘医护人员’整理好我的行李,帮我引路。
        我向他道谢,之后环顾四周,熟悉着这个陌生的地方。
......
        “新来的病患...好像是现正当红的idol啊!”某个医护人员看着正从入口处进入;并且拥有着光泽暗淡银发的人,轻声的跟这个看似是‘主治医师’的人交谈着。
        那主治医生是位女青年,很显然她对这些事情并不在意,直到听到那个名字之后。
        “听他们称呼他好像是...‘濑名先生’来着...”这医护人员看着自己手中的资料思考着今日的工作任务。
        “濑名......濑名泉?!那是我的病患啊!”这位医生拿起病例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。
...
        我耳边传来依稀可闻的讨论声,而那‘病患’毫无疑问,说的就是我;我抬起头,看到那个急急忙忙向我奔来的医师。
       “您是濑名先生?对不起,是我疏忽没能及时接待您,我是您的主治医师,今后您的病情,将由我来照料。”那医师看着我的表情稍显怪异,大概是在感叹那种病究竟有多祸害人心。
        我对她报以敬意的点点头,之后跟随着她的脚步,去往我今后的居住地。
        步入我眼帘的是个如牢房般整洁的套间,只不过四周严密契合的墙壁,此时却都换成了透明的玻璃。
        ‘不过是从一所‘监狱’,进入另一所监狱罢了...’我自嘲着。

一切更新进度等到星曜结束再说啊!!!!


久违的发表233333

果咩!!!!!!
这周的更新放到周日!!!!!!!!

我星曜需要爆肝!!!!!!
周六周日见!!!!

【泉真】病名为爱(四)

【依旧避雷!】

今天被新到的第三卷吧唧刺激到了xxx
果咩!!!!更晚了xxx

我发现我受刺激之后好像写的更流畅了x
果然...刺激一下我就能产文√
还有,这大概是这星期的最后一章xxx√
以后都定期一周二到三更啦!

最后祝食用愉快☆~

No,5
        “濑名先生,学院方面会给您一天的时间...明日此时,校方会送您去往看护所...”那天上午...梦之咲向我下达‘最后通牒’。
         是因为那个病的原因吗?我竟然对‘要离开这个学院’这件事这么的不甘心...果然,我还是放不下那个还会在这个学院生活的他...
        我离开校长室,走在返回的路上,怅然若失的感觉让我不禁叹息一声,有些惆怅的看向那人班级所在的方向“果然最固执的人是我啊...”我像是在自嘲一样轻声的自言自语,因为我知道,他听不到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一天...打起精神吧濑名泉,一定要在游君面前,笑着离开这里...但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见他的时间了,而他...可不可能会不忍我离开呢?
        我又忍不住笑了出来,虽然笑容夹杂着泪水。
        我擦掉眼角溢出的泪抬起头,昂首阔步的走向前方,至少我要在这最后一天里履行我身为‘濑名泉’的职责。
......
        次日上午...
        这一时间的风平浪静,仿佛就像是所有人都忘记那件事一般...但在梦醒时分之时,一切又将重新归零。
       从濑名言行举止上的怪异到杂志上的爆料,再到他被梦之咲开除...也就经过短短数日,但这短短数日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立场和未来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谁也不知道,这是不是最后一次见到濑名,就像是濑名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见到游木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消息永远比实际行动要快的多,早在濑名要被接走的几个小时前,就有一些闻言赶来的粉丝,聚在私立梦之咲附近,她们或独行,或结伴,远远的等在梦之咲大门的附近,这一路上,并没有人多言...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濑名穿着一身浅色的私服,他张望着四周之后看到聚在梦之咲周围的那些支持着自己的人,他的视线一地向着她们微微鞠躬,像是在感谢。
        但在他抬起头的一瞬间,在校门处一闪而过的那个人影还是没有逃过他的视线...
        濑名的嘴角弯起一丝弧度,之后转身登上离开梦之咲的‘专车’...
......
        ‘他来了...’我内心有些欣慰,游君,就算你不能理解我,哥哥我也知足了。

改一下更新速度吧...

一周尽量两—三更√
一月内保证在九更左右√

祝食用愉快√

【泉真】病名为爱(三)

【避雷预警!!!!结尾高虐注意...!!】

ummmmm
我觉得我ooc了...
也可能没有oocxxx

第一次被自己写的文虐到...(泉p注意...)
要死...

最后!
祝食用愉快!!!!!!

No,4
        我坐在佐贺美老师的医务室里,而他正观察着体温计的刻度表“嗯...体温正常,看来是没什么大碍,可以回去上课了。”他的语气很温和但却隐隐透露着一丝担忧“最近要多加小心呐,因为学校已经开始调查你的问题了,并且也有记者拍到过你‘状态不对’的照片,如果被确定是那个病,结果是怎样的,你知道的吧?好了,走吧。”他拍拍我的肩膀,之后自顾自的忙碌起来。我在向他道谢后离开了医务室。
       在待在学校的这一上午里,我的心绪就从未平静过,因为我知道,我最害怕的事将要发生...而现在这片刻的平静,大概就是书中所述的“暴风雨的前夕”吧...
        我正盯着黑板上的字迹开着小差,其实内心五味杂陈;在我回神之际,我看到正在授课的老师突然放下笔走出教室,一副急急忙忙的样子,我像是有所预感一般的不禁叹息,看来这就是校方向我下达的最后通牒...
        我露出一丝苦笑,抬头看见那名老师正向我走来。
......
        “不会吧...我听说梦之咲的校长亲自派人去了偶像科...那昨天的杂志里写的,八成就是真的吧...”“没想到竟然真的是濑名君...”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议论声交流不断,无非全是关于“濑名泉”这个人的,而他患那种病的消息,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今天的热点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梦之咲校方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啊...”“我好友是梦之咲普通科的学生,她说校方先是被记者找上门,然后又去查看监控时发现的...梦之咲...不会真的要开除濑名君吧...”她的伙伴长叹口气并且摇摇头,表示自己也不清楚...
       在街道上熙攘的交谈声也渐渐平息,留下的只是耐人寻味的声声叹息。
......
        站在校长面前的我,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一样,耳旁校方上级的讨论声如嗡鸣一般朦胧,我只是低下头,默默的承认他们所知道的——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...我突然之间又想起了他,如果我离开这个梦之咲的话...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他了?
        “濑名先生,”有人这么叫着,我打起精神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“您对于我们的决定有什么疑问吗?”那是位很懂礼节的中年人,他没有因为我是这个梦之咲的学生而疏忽我,仍以尊称来询问我的意见,但是我却对他没什么印象,但从他的衣装打扮上可以确定,他应该就是这所学院的上级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。”我的回答很简短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...您知道后果如何吗?”他问。我有些迟疑,但还是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  他也像明白了什么一样微微点头,同时惋惜的看着我“虽然学校也很不愿这样决定,但这也是迫不得已的对策...”他顿了顿,“濑名先生,您将会被私立梦之咲学院开除,同时进行集中看护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抬起头看向他所在的方向,眼中的犹豫一闪而过...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了。”我听见自己这么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我为什么会犹豫?明明对这所学校的归属感并没有那么强烈...还是说是因为他?
        果然,‘暴风雨’来了,我沉溺在狂风暴雨之中,不愿醒来。

【泉真】病名为爱(二)

泉真避雷预警!!!
紧接上文!

请叫我更新狂魔√
并不会放上一章的链接xxx
ummmmm...
还有......求关注!求评论啊!!!!!

没了xxx
祝食用愉快√☆

No,3
        我究竟是如何回到家的呢?而天它又是何时下起雨的呢?说实话我也不知道...我只记得自己浑浑噩噩的,脑袋里像是只装有那个人一般;他刚刚说的所有的一切,就像是烙印在我的灵魂深处一样,无法逃避也无法忘却。
        我就这样带着满身疲劳回到家,连带着一身雨水...或许是自暴自弃,我对在冬季冰冷的刺骨的雨水中,淋得浑身湿透的自己的身体不管不顾,就这样倒在床上...“...这种病,真是折磨人心...但我就是放不下啊。”我的意识恍恍惚惚竟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沉睡。
        次日上午,我没有去梦之咲上课,显而易见,我感冒了,久违的缺席也让我暂时逃过一劫。
......
        早晨,梦之咲普通科的女生们正小声的议论着什么...
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!你们看杂志了吗?据说是咱们学校偶像科的人被拍到了啊!”不知从哪里来的声音带走大多数女生的注意力“哪里?哪里?被拍到的是谁啊!”很快,就有在意这方面花边新闻的女学生前来凑热闹。
        有心在意自家idol的人开始翻阅今日的花边杂志,“听说是knights的人!”其中一位女生拿起杂志,指着那张照片,“不过离得太远了,他还伪装的这么彻底,不敢确定啊...真希望不是他们。”这女生又叹了口气,像是非常失落一样。
       她的同伴接过她放下的书,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“不过...这篇文章里的暗示...不是很像濑名学长吗?我记得前一段时间他的确是有一场专访来着啊.”她的同伴指着那段文字,示意身旁的她看过来,两人相视,“应该...是巧合吧...毕竟那种病可是很严重的,说是要退学的...”“希望是巧合吧...”
       “老师来了!老师来了!”从门口狂奔而来的男学生拍拍正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几人的课桌,嘈杂的教室在下一瞬变得鸦雀无声。
......
        “...头好痛...嘶...果然昨晚不该淋完雨就直接睡觉...啊!烦死了!”我最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...以至于INS上接到了不少‘投诉’,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校方已经开始察觉到我的问题,而昨日前来的那些记者一定是跟这件事有关...
        “不管怎样都不能连累到游君啊...”或许是因为发热的缘故,现在正躺在床上的我,眼前又一次出现了他的幻影...手不自觉的伸向虚空,想要触碰那个并不存在于此的人。
       ‘啪!——’空闲的手果断的给自己一耳光“濑名泉!你不能太过沉迷了...”垂下伸出的手拉过被子,身体全部蜷缩在被子里面就留下一条细小的光缝,在阴影的覆盖中,疑似有泪划下...“真是的...为什么你感受不到啊游君...超烦人啊!”我像是在逃避着见到他,可却如何也逃脱不掉...
        我听很多人说过,“爱”虽然不会致死,但每年的死亡率依旧很高,所以得这种病的人都要被集中看护,但是,等待这些病人的结局只有两种,一种是得到回应,病症痊愈;而另一种...就是自我了断...
       或许,等待我的结局,是第二个。
       头昏昏沉沉的,我知道那是刚吃下的感冒药起的作用,‘这应该能让我好好睡一觉...’我这么想。

【泉真】病名为爱(一)

【泉真】避雷预警!
最近沉迷病名为爱,又配合列表安利的一个太太画的泉真手书,之后延伸出了这个脑洞...

可能大长篇,有分p,he结局,但虐心...(各位泉p请小心...)
文笔时好时坏...主cp泉真!(避雷预警√)
一三视角结合,会有人辍学√

最后...可能会写着写着ooc xxx...
祝食用愉快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病名为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凝夏
契子
世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病,这种病不会致死,但会让人痛不欲生,并且很难痊愈,因为只要你还喜欢着那个人,病就会跟随着你。
这种病初期的感觉就是那种像心动一样,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随着病的加重,慢慢的,你会病入膏肓,这病会深入骨髓让你记住这种感觉;中期你会呼吸困难,会忐忑不安,会时不时就想起那个人,会不知不觉想要关心他;后期你会开始发狂,会开始嫉妒他身边的任何人,会情绪低落,会不知不觉出现幻觉;末期,你会不言不语,会想要侵犯那个人,会不自觉落泪发笑。
最后你可能会有两个选择,第一,那个人意识到你的心意,病症痊愈;第二,那人浑然不知,你自我了断。
综上所述,这种病的感觉就像是爱上一个人,所以学者们便将这病命名为“爱”。
但,令人费解的事发生了,虽然这种病不会致死,但每年,死于这种病的人还是不尽其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No,1
        “呐,有没有感觉最近的knights很奇怪?”一位少女拿着关于“我们”的杂志,用手指碰了碰她的同伴。“是啊!特别是濑名君,总感觉他最近浑浑噩噩的...”那女孩顿了顿“该不会...是那个病吧?”两个人的表情开始变得怪异“不...不可能的吧...毕竟他..啊...说不定真的是...”两人的脸色越发难看,只得帮彼此舒心“希望是杞人忧天吧。”另一位点点头。之后,她们稀疏的声音消失在路的尽头。
...
        那稀稀疏疏的女声消失在远处,她们讨论着的那些个熟悉的词语,全被我捕捉的完完整整;或许是因为我的“全副武装”,再加上装扮奇异的走在街上,才没有被她们发现,但...不管自己如何的装扮,也都藏不住眼底的情绪,因为,我确实,得了那个病,并且已经病入膏肓。
        起初,我也不信,那种稀有的病症会出现在自己身上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对“那个人”的关注越来越多,对他的心思也越来越奇怪,在任何地点,不论我如何去催眠自己,全都没用...他就是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这时,我才相信,我的确是病了。
        在不知不觉间,我回到了梦之咲,抬头望着这学校的大门,让我不禁再次想起了他...“游君...”我下意识的念出他的名字,眼前好像又浮现出他的幻影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...我无数次的伸手,想要抓住他,可伸出的手都会顿在空中,因为我怕他会消失...伸出的手默默垂下,同时不甘心的握紧“游君...”我再次唤出他的名字,虽然嘴角微微上扬,但依旧掩盖不住眼中的泪光。

No,2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因为他太过投入,丝毫没有注意到躲在远处观察着他的人,相机上方光灯一闪,这人勾了唇角“这下就是证据确凿了,就算是在采访中再三否认,这也是事实。”

几日后kn梦幻祭结束后...
        “濑名学长!”属于我们knights休息室的门,突然被那个一年级小鬼撞开,但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样子,又不禁想起那个人莽莽撞撞的样子开始走神...
        “濑名学长!校方带来了记者,估计游木前辈和您...”“超烦人啊!一年级的小鬼就是这样对长辈大喊大叫的吗?”我咄咄逼人的训斥这他,但不知为何在别人口中听见那个人的名字后,我的心绪异常混乱,脑内的思绪全被那人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占领,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冲动,迫使我冲出休息室,冲向那人所在的教室。
        一路上注意我的人有很多,熟悉的...不熟悉的;普通科的,偶像科的,我在这个对我来说异常空旷的学院中穿梭,终于来到了他所在的班级,我抬手看看手表,而后直接推门而进,直奔目标,将还在震惊之余的他拉出了教室,进而将他带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我单手撑墙,将他禁锢在墙角处,空闲的手不自觉的摸上他的脸颊,却被他灵巧躲开“请不要这样,泉前辈,你这样会让我很困扰。”他苍绿的瞳孔中倒影出我的面孔,但那眼中的厌恶和决绝让我心寒...
       我不顾他的挣扎,紧紧的抱住他“对不起,游君...我忍不住了,就一会儿,哪怕几秒钟也好...请让我好好看看...”“泉前辈!请你不要再玩弄我了!我受够了...请离我远一点...”我从来不知道他的力量居然这么大,竟然差一点就被他挣脱掉了。
       “...游君...真是绝情啊...不论我怎么说喜欢你,爱你,你都这么倔强,这么不信任我啊...为什么不相信我呢?嗯?游君?”我死死按住他的肩,轻吻上他的唇,他的身体明显一僵,但在下一秒却猛的推开我,之后夺门而出。
        我愣在原地,目光呆滞的看着他消失的方向,突然间像是感到自己被看透一般,仓促的离开了这个房间。
       但被我忽略的是,那个隐匿在暗处的监视器,正闪耀着暗红的光。